樱桃小视频app破解版下载

转眼,就是腊月二十三,小年了。

这是春节前的一个大节。

照习俗,这一天,百姓们都会祭灶,为灶王爷准备丰盛的祭品,尤其麦芽糖和酒是必不可少,祭拜之后,百姓们食用祭灶食品为晚餐,还会放鞭炮,送灶王爷上天,欢庆今年,祝福来年。

虽然这些年年景不好,但百姓们对“小年”依然很重视,进入腊月二十,京师大街小巷都开始喜气洋洋,不论富商还是乞丐,都准备要过年了—照传统,一入腊月二十三,就等于正式迈入年节,蒸花馍、剪窗花、办年货,各家忙忙碌碌,欢喜过年,衙门里的官员,准备封印。除非是特别紧急的事务,否则一律都等到明年再说吧。

民间如此,皇家亦不例外。

腊月二十三,崇祯帝会在坤宁宫亲自祀神,设供案,奉神牌,备香烛、燎炉拜褥,坤宁宫内灶间东壁上设有灶君牌位:“东厨司命神牌”,御茶房、御膳房设供献三十二品加黄羊一只。祭祀时,宫殿监奏请皇帝诣佛前、神前和灶君前拈香行礼。整个仪典,异常肃穆庄重,比民间可严厉多了,因为皇帝祈祷的,可不是自己一家,而是全天下的百姓。

崇祯帝继位十六年,每一年都如此郑重,不管平常多么节俭,这一天对灶王爷都是不能小气的。

祭祀完毕之后,崇祯帝会召集所有嫔妃和儿女,包括张皇太后,一起品尝祭品,一家人和和睦睦,团团圆圆,为七天之后的大年做预备。

因为是每年照例的祭祀,所以一个星期前,宫殿监御膳房就忙开了,各级太监宫女,各司其职,都忙忙碌碌的为祭灶而准备–崇祯帝对祭祀一向重视,若是出了漏子,保准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此时此刻,对整个皇宫来说,腊月二十三的祭灶,乃是目前的头等大事。

不过就在准备祭灶的繁忙之中,却有一股暗流,正慢慢卷起……

腊月二十,永王骑马,不慎从马上摔了下来,折了小腿。

清纯白裙吊带萌妹子长发美腿养眼气质写真

一般来说,大明皇子都不尚武,虽然学习骑马是必备,但却也仅限于此,永王今年十三岁,正到了学习骑马的年纪,教习骑马的师傅和太监小心谨慎,想不到还是出了这样的事。

消息传出,崇祯帝急急到承乾宫看望,见儿子只是骨折,医官说没有做瘸子的危险,他这才放了心,连带着,崇祯帝也再一次的看望了田贵妃,隔着帘子,听着田贵妃不复柔美,已经干涩沙哑的嗓音,想到过去的恩爱和田贵妃的绝美,崇祯帝忍不住红了眼眶……

皇子摔马是大事,古代医学不发达,很有可能会造成残疾,继而影响皇家的形象,历史上,唐太宗的长子李承乾就是因此失去了李世民的钟爱,继而谋反而被贬为平民,永王的伤虽然不重,医官也说了不会有伤残的危险,但崇祯帝依然怒气难消,要处罚随性的骑马师傅和太监。

隔着帘子,田贵妃带着哭腔为下人求情,崇祯帝这才作罢,又安慰了田贵妃一番,崇祯帝才叹息的离去。

等殿中静寂,崇祯帝和跟随的太监都远去,沈霑走进殿中,向帘子行礼。

“怎么样?永王没事吧?”田贵妃急切的问。

“没事。只是一点小伤,不过伤筋动骨了,得三个月才能康复。”沈霑回答。

田贵妃叹一声:“这样也好……这团乱局,就不用他参与了。不知道这个主意,是谁给他出的?”

“是李晃。”

“就知道是他。”田贵妃剧烈咳嗽,随即叹道:“罢了罢了,随他去吧,事情都妥了吗?”

“妥了。”

“张天师什么时候到?”

“明日就可以进京。”沈霑回。

田贵妃欣慰点头:“其他不会有意外吧?”

“不会,云南和芸娘那边,也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之下。”

“不能大意,尤其不能走漏消息,否则,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咳咳……”

“娘娘放心,保密之事,有李晃负责,各个地方,他都已经安排了人手。”

“还是要小心……”田贵妃一口气好像喘不上来。

“娘娘!”

“不用担心,我还死不了……不为我儿神张冤屈,出了这口怨气,我死也不能瞑目!”田贵妃摆手:“去忙吧。”

“是。”

……

沈霑说的肯定,但不想还是出了意外。

“沈公公,徐公公叫你去一趟。”腊月二十二,祭灶的前一天,一个小太监忽然来报。

沈霑脸色微微一变。

徐公公,就是坤宁宫的主管太监、同时也是整个皇宫的太监总管徐高,虽然不比司礼监、东厂提督等几个能干预朝政的内廷太监职务,徐高总管太监的职务,只局限在后宫,但他的权力,亦是相当广泛的,

照制度来说,沈霑的直接上司并不是承乾宫的娘娘,也不是司礼监掌印王之心,而是这一位徐高。

“知道了。”

沈霑点头,假装轻松,吩咐了一下工作,然后就在那一位小太监,同时也是徐高亲信的监视下,去见徐高。

……

坤宁宫。

侧殿后的一间小院子里。

徐高正负手站在一株梅花前,静静地想着心事。

天冷了,院子里的花草都凋敝了,只有这一株的寒梅,在寒风中,绽放花朵,吐出芬芳。

看到梅花,徐高就想到了自己的家乡。

和宫里太监大部分都是北方人不同,徐高是南方人,和周后的老家,相隔没有多远,每当听到周后的吴语,他就仿佛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他年少时,为了家族生意,徐父带着家人从南方迁到了北方,但不想遇上了山贼,货物被抢,父亲被杀,母亲染病亡故,徐高孤零零一人,差点饿死在街头,为了维生,他不得不进宫。

幸运的是,徐高被分到了当时的信王府,当时信王刚刚受封,和周后成婚也没有多久,信王和周后都还是年少,周后天性善良,对他们这些少年太监毫无鄙视,只是可怜,闲暇之时,周后教他们读文写字,徐高本身是读过几天书的,也认识字,但为了和周后亲近,他假装目不识丁,和秦方,连同另外几个小太监,都规规矩矩地坐在廊下,听周后讲课。

几人之中,秦方是最笨的,常常被周后打手心,但现在,秦方已经是司礼监的行走太监了,虽然不如秉笔太监地位高,但却很得崇祯帝的信任,重要的圣旨,一般都是秦方去传。

因为勤谨,忠诚,聪明,徐高很快就得了信王和周后的赏识,变成了周后贴身太监,俄而随着信王的登基,他更是水涨船高,直接变成了坤宁宫的主管太监,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信王登基,他第一天进宫,成为坤宁宫主管太监的紧张和无所适从,仿佛还是昨天,但一晃,却已经是十几年过去了。

如今,徐高已经从少年变成了中年,鬓间也有了白发,但他的心思,却从未改变。

任何人胆敢触犯周后,他都绝不放过。

“公公,沈霑来了……”小太监的脚步和禀报声,打断了徐高的沉思。

徐高抬头:“让他进来吧。”

“是。”

脚步急响,同样穿着绯色宦服的沈霑急步出现,来到徐高面前,纳头就拜:“叩见公公。”

不论资历,年纪还是地位,沈霑都远在徐高之下,在徐高面前,他也一直都假装恭敬。

徐高没有令他起,大冷的天气,地砖如冰的情况下,继续令他跪在地上,目光扫他一眼,口中冷冷问:“知道咱家为什么叫你来吗?”

“奴婢不知。”

“哼,”徐高冷哼一声:“不知?咱家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真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咱家什么都不知道吗?”

听到此,沈霑眉角猛的一跳,脸色也有点变,只因为他跪地垂首,所以徐高并不能发现,但他的声音却依然冷静:“公公指的是什么?奴婢实在不明白啊?”

“还嘴硬?带上来!”徐高喝道。

一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小太监被拖了上来。

沈霑抬头看见,脸色顿时大变。

“沈霑,你还有何话说?”徐高厉声。

沈霑再看了那小太监一眼,咬牙叩首:“这人是谁,奴婢不认识,也不明白公公在说什么?”

“事到临头,还不承认!”

“前些日子,储秀宫闹鬼了,咱家一查,发现是这小子搞得鬼,他唆使对食,到处造谣,说储秀宫夜间有孩童哭泣,闹的人心惶惶,甚至惊动了陛下,现在,他和他的对食,都已经供认不讳了,怎么你沈霑还想要顽抗吗?”徐高厉声,

对食,宫中太监和宫女,相互结伴,假夫妻的一种形式。

“徐公公,这事和奴婢没有任何关系啊~~您明察啊。”沈霑连连磕头,恐惧的浑身发抖。

徐高脸色寒霜:“沈霑,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不然谁护不了你!”

“公公,奴婢真的和他没有关系啊。”

“还嘴硬!这人是你的同乡,半个月之前,你在浣衣局后面的巷子和他见面……”徐高厉声。

“奴婢谁也没有见,这一个月,奴婢根本没有去过浣衣局!”

“可是有人看见你了!”

“绝没有,奴婢愿意和他对质,但有一句谎言,奴婢听任徐公公的处置!”沈霑说的斩钉截铁。

徐高冷笑一声,看向那个被打的半死的小太监:“听见没?你为他卖命,他却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你难道不寒心吗?”

那小太监痛苦的呻吟着,因为受了酷刑,他的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眼神涣散,不过却始终不说话。

“回话!”

押着他的两个太监立刻抓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小太监仰面向天,然后张开嘴唇,牙齿伴着血水,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奴婢没有撒谎,殿中确有小孩哭……”

听到此言,跪在地上的沈霑心情一松,几乎要瘫软在地上,他刚才其实是在赌,如果小太监真的已经把他供了出来,就足以要他的脑袋,幸运的是,他赌对了。小太监并没有招供,依然咬定殿中有人哭。

徐高咬着牙,双眼冒着怒火。

殿中小孩哭,肯定是假的,他才不会相信呢,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储秀宫的事,就是沈霑搞的鬼,只可惜,浣衣局的看门人看到小太监和另一个太监秘密相见,但具体是谁,却不能确定,今日讹诈沈霑,但沈霑狡猾如斯,矢口否认,却也让他无可奈何。

他担心的不是沈霑,而是沈霑的行为后面,蕴藏着其他的阴谋。

“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徐高瞪了那小太监一眼,转向沈霑:“假借鬼神,造谣生事,按宫中的规矩,该怎么处置?”

沈霑激灵了一下,意识到问的是自己,抬起头,回答:“死罪!”

“好。”

徐高点头,缓缓道:“拿上来。”

“是。”

一个太监呈上了一根粗绳—宫中不能见血,但是处死,一般都是勒死。

徐高使一个眼色,那太监将粗绳递到了沈霑面前。

沈霑明白,这是要逼自己行刑啊。

徐高没有说话,没有命令,只是冷冷盯着沈霑。

沈霑知道,他不能犹豫,不然自己身死是小,坏了娘娘为五皇子伸张冤屈的大计,那他就万死莫恕了。

于是他一咬牙,猛地站起来,接过粗绳,面无表情的对那小太监说道:“对不住了!”

然后快步转到小太监的身后,将粗绳套上他的脖子,就要用力勒。

“慢着!”

徐高忽然说话了,他抬手制止沈霑的动作,目光望着那小太监,语意深长:“绳子都已经套脖子上了,你现在还不想实话吗?”

小太监却还是一口咬定,他痛苦的呢喃:“不敢骗公公,奴婢说的就是实话……”

徐高脸色发青,咬牙切齿:“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咱家也救不了你!”说罢,转过身去。

沈霑立刻双手用力,绳子勒紧,小太监的脖子咯咯作响,瞳孔放大,眼珠凸出……

沈霑是一点都没有留情啊。

“住手!”徐高忽然又转过身来。

而帮助沈霑行刑的两个太监,也猛地按住了绳子,沈霑想要继续勒,也是不可能了。

沈霑松开绳子,他知道,这是徐高对他的试探,也是对他和小太监关系的一次挑拨,在经历了鬼门关前的生死,尤其还是他沈霑亲自动手之后,这个小太监是否还能像刚才那般坚定,却是谁也不能肯定的……

————————感谢“veee”的打赏,谢谢~~~~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