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短视频appf2免费观看

锵!锵!锵!

铮铮剑鸣回荡在李阳的天帝剑周遭,化作一道道剑形的音波,伴随着剑光的流溢而一同飞舞着。

炽烈至极的终极真力被李阳凝聚出来,注入他的天帝剑胎之中。

无上的剑道意志在此刻升华,复苏到了极巅之上。

一时间,李阳手中的天帝剑胎迸发出了无可匹敌的无上锋芒。

在此刻,他只是随手一剑就能劈开混沌山海,横断多元宇宙。

这份至高无上的力量太过于强大,已达到了大罗境的最强序列。

轰隆隆!

此刻,李阳在与林蒙道君交战,他们攻势迅猛至极,如同电闪雷鸣在交织。

一瞬间,他们就已经交手亿万万个回合。

那两道无上的交锋已经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

二人的大战已经持续了十万载的时光。

白衣少女的优美舞姿

各种剑道法理尽数施展,已经打个不知多少京兆个回合。

轰隆隆!

十方三世涌动巨响,如雷震一般恐怖,永不休止。

那是他们霸烈至极的剑气在纵横此间,向着十方蔓延。

所过之处,一切物质和能量尽数崩解。

若非鸿蒙空间被鸿蒙道人以鸿蒙金榜镇压,恐怕二人已经打穿了时间和空间,将万道法理湮灭。

咻!

咻!

此时,二人如同两道闪电横空,以极度迅猛的速度穿行在时间和空间的纬度之上。

他们展开世间最快的神速,已经超越了一切已知宇宙的最快物质和能量的移动速度,堪称瞬移。

在时光长河上,空间领域下,二人如闪电交织,于纵横交错间碰撞,挥剑劈出切割太空的剑光。

神锋无上,有亿万万符文流溢,每一枚符文都由剑光化生。

而京兆之数的符文和剑光汇聚起来,便宛如两道足以淹没多元宇宙的剑海洪流在碰撞。

剑气、剑芒、剑罡在迸发,随着二人挥剑而释放。

炽烈的剑光更是宛如恒日圣辉一般璀璨,可以普照诸天万界。

“敌无不斩,斩无不断,四象·开天!”

林蒙道君剑意高昂炽烈,眉心有一缕剑痕涌现着意志的光辉。

他开口低喝一声,而后猛然斩出无比可怕的一剑。

轰!

那一瞬间,剑鸣如雷震,犹如洪钟大吕一般恐怖。

但是在下一刻,却让天地失聪,万物失色,如大音希声。

一时间,世间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意义。

而唯有一剑,贯穿了始终。

那是既灿烂又暗淡的光辉,于灰色的朦胧之中绽放神圣光华,如那九天之外的金色天际线一般,割裂了天地乾坤,蔓延至无边之地。

“原点生万物,万物归原点,天帝握住了太始,必将刚正不阿!来,看吾破你开天一剑的神话!!”

在一切之上的李阳,此刻直面林蒙道君的开天一剑,顿时战意炽盛到了极点,直接选择了正面刚。

他有这个资本,因为他是太始道人,也是真龙天帝。

他已是大罗金仙,并且走到了此境界的极尽之处,必将无敌。

嗡!

一瞬间,李阳意志生光华,那是灿烂如恒日的光辉。

凝结到极致的终极真力在体内的每一颗粒子间运转。

他的终极真力如同闪电奔腾、大河滔滔,又仿若烈焰飞舞、流光溢彩,于瞬间便运转亿万周天。

一个生灭间,便有无穷尽的力量涌上来,充斥于身、神、剑。

那一刻,李阳的道与法在升华,凝结于目光之中,刻印法理。

他洞悉万象,看到了林蒙道君的那一记开天一剑的奥义。

也在瞬息之间,他的心中便涌现出了万般对应之法。

那是他的道与法和智慧在运转,以一种难以理解的速度推演。

最终,李阳选择了最刚的对应之法。

既然能够飞龙骑脸,那又何必阴谋诡计。

这是李阳的想法,他要的是最高昂的战斗,力求完美。

而这样的战斗,虽然充满了各种推演和推算,却绝没有算计。

大罗境的战斗大多都是如此,因为在这个境界,算计基本没用。

同境之间,看的是道与法的强弱,那是二者间的才情之高低。

跨境之间,再怎么会算计也没用,想要逃生,还是得看才情。

所以,很少有大罗境的强者在战斗时攻于算计。

但是,他们又不是一味的莽,每一步的战斗都充斥着各种推算。

因为他们是大罗境,所以推算和推演都是基本功了。

尤其是像李阳这种大罗金仙,一念之间所推演的东西,都足以组成数百个完整的修行文明了。

这在凡人看来太不可思议,甚至都难以理解。

但是,这就是大罗境的战斗。

锵!

锵!

最终,李阳和林蒙道君同时出剑了。

他们的剑锋还没有交锋,竟已在交织之处的虚空迸溅无穷花火。

那是宛如史上最灿烂的烟花,足以在瞬间焚灭亿万星海的那种。

无形的剑道气机在流溢,如流体迸溅,相互碰撞。

而后在两口无上剑胎破空而来时,一切都消失了。

不,那并不是毫无原因的消失,而是被两口剑胎斩灭成空。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了空,连粒子都不复存在。

轰!

刹那间,鸿蒙空间内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那是一道剑痕,却宛如天堑一般巨大,能够贯穿多元宇宙。

剑痕所过之处,一切鸿蒙灵气皆在瞬间崩解。

紧接着,崩解的鸿蒙灵气衍化成了地火风水和阴阳五行等等各种各样的能量和物质。

那仿佛是创世纪的最初景象,代表了开天辟地的场景和画面。

昔年,林蒙道君曾以此剑劈开了鸿蒙,开创了他的林蒙主宇宙。

而今,这一剑再度出鞘,于亿万万载纪元过后的此刻横空而出。

一剑,开天!

这样的一剑,已经强大到了极致,可以开启万世之境,能够创世,也足以灭世,缔造万象更迭。

然而……

“万世归一!万象归一!时间和空间的原点,太始和太终!”

直面开天一剑,李阳强势出击,一剑破之。

那一瞬,他的剑光升腾到了极致,于一点迸发。

轰隆隆!

霎时间,万象更迭、万景更新,一切有无发生了逆转。

李阳以身御剑,挥剑劈开鸿蒙,斩断一切的始终,让林蒙道君的开天一剑直接发生了断层。

那是他的一剑,强势!霸道!恐怖!甚至是凶狠!毒辣!

这一剑,让人仿佛在恍惚间看到了最初纪元的衍生。

那是无限纬度的开创纪,一切的一切都从一个原点诞生。

造化!开天辟地!创世之初!创始万象、万景、万道!

毁灭!毁天灭地!灭世之终!崩塌一切的流溢和运转!让一切的衍生发生断层,而后归于初始!

握住那口剑的李阳,挥手如天威,如同执掌生死轮转的神王。

甚至,那一刻的他仿佛能够推动诸天万界的生灭。

这一幕让人惊悚,因为即便是再强的生灵都感受到了一种自身渺小至极,外界浩瀚无边的感觉。

那是一种蝼蚁望天的恐惧感,任何生灵都无法避免。

你有没有在某一时刻生出天地广阔、宇宙无边的念头。

那一刻,自身因为太过于渺小,所以仿佛失去了一切意义。

那是一种绝望的恐怖,也是对于无限的恐惧。

这样的一幕,可以让人疯狂,也能够让人魂灭意散。

幸好,这样的一剑,凡人不可见。

因为,祂的纬度太高、体量太大,已经不可纵观。

即便是准仙帝,若身处其中,即便不死,怕是也无法走出。

噗!

突然,无尽的剑光猛然炸裂。

一口剑胎横空而至,破开了一切的阻碍。

最终,硬生生的插在了林蒙道君的胸口。

那是天帝剑胎,也是太始之剑,贯穿了一切的始终,缔造了万象的生灭和更迭。

这一剑,没有杀意。

否则,林蒙道君的身与神都要瞬息间凋零成空。

………………

“结束了……”

短暂的愣神后,林蒙道君低声喃喃一句。

同时,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碎裂到只剩下一枚剑柄的剑胎,不由得一阵出神。

李阳最后的那一剑,刺穿了一切的阻碍。

而林蒙道君的无上剑胎,自然也是被刺穿的阻碍之一。

那一剑真的好生恐怖!

即便是大罗金仙的无上神剑,也被一击击碎。

而且,这一剑只刺穿了他的胸膛,而不是额骨眉心。

若是刺穿那里,怕是林蒙道君的身与神都要被一齐洞穿。

届时,即便李阳没有杀意,无上剑胎的终极真力也会对林蒙道君的身与神造成严重的伤害。

尽管他能在一瞬间恢复过来,可是这么做就有些太伤和气了。

他们又不是敌人,这一战并非为了杀伐,而是一场论道而已。

噗!

随后,李阳将天帝剑胎拔了出来,带出了一捧神圣光华。

而后,那一捧光华又流溢了回去,并且在一瞬间恢复了原状。

大罗金仙,本身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他们甚至能够做到常态无伤。

只要没有力量影响他们,他们就是无伤的状态。

即便之前遭受了再怎么严重的创伤,也能在一瞬间恢复。

所以说大罗境的层次,实在是一个外人所难以理解的至高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