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完姐妹操嫂嫂

..co,最快更新诸天第一仙最新章节!

本来张扬以为只是邀请他前去。

没想到还有别人。

炎梦卿显然也没想到。

因为负责邀请其他人的是皇室的其他皇子。

而被邀请的,赫然是五行魏家第一系的尿裤子大小姐。

两人相见,自然是他被尿裤子大小姐用一阵杀人的目光扫来扫去,当他目光扫去的时候,这位尿裤子大小姐登时不敢看他,显然她经历过一次打击后,也对张扬有心理阴影了。

炎梦卿则趁机与那名皇子交流,得知,是炎子幽强烈要求的,既然要请张扬,就要邀请来参加问鼎盛会的其他人,这样才公平。

这个说法,让张扬面色一冷。

这个炎子幽故意恶心他的吗。

他是苍莽大森林的圣主!

其他人顶多是圣子圣女,能一样吗?他这是故意将他头顶上的圣主光环给拿掉。

夏日捕虫少女

很快,又有人到来。

太虚皇朝补天阁主金志龙。

映日圣地圣子陆横空。

最后则是一个张扬没见过之人,自我介绍之后,他才知道,这位居然就是西漠大地最神秘,最低调的陨仙禁地如圣子般身份的赵昊。

张扬目光幽幽,他发觉这不止是炎子幽要恶心他,还要针对他。

邀请五个人,三个与他为敌,一个是不知会是什么选择。

让他比较好奇的是,陆横空看向他的目光,有忌惮,却没有恐惧,似是并没有被他打的留下心理阴影。

人到齐,有一名圣人出现。

炎梦卿低声介绍才知道,这位居然就是号称即将在问鼎盛会之后冲击圣人境界的神虎王,也就是童烈阳的父亲,赤炎皇朝唯一的异姓王。

他居然已经是圣人了。

张扬心思转动就明白了,让人无法知晓具体的证道为圣的具体时间,也杜绝可能的意外,毕竟每个人都有仇敌的。

神虎王亲自带着大家,催动古传送阵法,直接带着所有人来到一座巨大的古殿前。

这就是赤炎皇朝的祖殿。

也杜绝他们对于祖地有更多的窥视。

祖殿庞大。

祖殿更神奇,居然是一株古老的生命圣树庞大繁茂的枝叶交织而成的宫殿。

他们也是踩在离地不知多远的树枝上的,树枝足有二三十米粗细。

张扬不由得暗叹,这就是底蕴的差距。

苍莽大森林也好,坠星圣地也罢,集合所有的所谓底蕴,怕是都很难跟这一株生命圣树相比。

最神奇的是,如此庞大的生命圣树,完看不到,若非亲临,都不知道存在。

他怀疑,这该不会是类似于内空间或者空间下世界那般的地方吧。

这是很有可能的,赤炎皇朝可是浩瀚世界的大势力。

祖殿内,一朵朵金莲在地上,虚空中盛开,那景象比之在圣火之地出现的万古金莲开还要壮观。

赤炎皇朝诸圣,皇室中的重要成员皆在其中。

神虎王到来后,就站在诸圣最后方。

其他诸如赤炎皇朝的皇帝,太子炎赤火,大公主炎梦卿等人都站在更后方,只有远观的份。

在这祖殿中,有一口棺,棺椁也是生命圣树的枝干打造而成的,表面还雕琢着密密麻麻的圣道生命禁法,且精妙的描绘成了赤炎皇朝的立体图。

星炎圣人站在一角,一派超然的样子。

真正负责主导此事的是炎东煌和炎子幽两位皇朝血脉的顶级圣人。

张扬目光灼灼的盯着棺椁,他也没理会一些圣人不快的目光,他想要看看能否感应到内里的情况。

结果是失望的。

这特殊的棺椁对外屏蔽的太厉害。

“苍莽圣主,看够了吗?”炎子幽冷冽的声音响起。

张扬神色淡然,没有理他。

炎子幽目光更冷。

这一下,就让现场的气氛有点凝固。

后方的太子炎赤火,大公主炎梦卿直接色变,心里暗叫张扬千万别搞事。

炎东煌咳了声。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过去。

炎东煌走出来,面对张扬,金志龙,陆横空,魏红英,赵昊等五人。

“五位,邀请们前来,是有一个问题,想要提问,也请五位想好了再回答,这对们,对我们,甚至对西漠大地都是有影响的。”炎东煌郑重的道。

祖殿内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倾听。

实则很多圣人也不知道会问什么的。

炎东煌道:“本圣问的是,作为新生代,西漠大地的未来,们怎么看待永夜天。”

这个问题让所有听到之人,都陷入思考。

他们又是怎样面对永夜天的呢。

永夜无仙!

永夜天扼杀仙道!

这已经是共识。

曾经这片大地上,仙道是如斯的繁荣繁盛,却因为永夜天降临,仙道凋零,世间再无仙道。

曾经多少枭雄豪杰逆势伐天,都落得怎样的下场,大家也都知道。

永夜天在这万年内,就像是无解一样。

当然,其实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认识中的永夜天存在是超过万年,甚至超过十万年的,这是永夜天故意混淆的。

真正知道永夜天才万载岁月的,寥寥无几。

张扬便是其中之一。

也是这里唯一一个不假思索的人,他对于打破永夜天,再开仙道,争霸诸天仙道早已是血脉中的烙印。

他也在关注。

星炎圣人看似淡然,实则也在沉思。

炎东煌亦如是,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话题太沉重,一旦做出决定,影响的不止是他们的人生,还将是赤炎皇朝所有人。

反而是炎子幽毫无深思之相,他神色泰然自若,他眼瞳里还有兴奋,激动。

张扬看过去的时候,他也看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没有言语,却像是在进行目光的交锋,非常的激烈,那是各自内心既定的信念的碰撞。

张扬要破永夜天。

炎子幽要尊永夜天。

这也就是炎东煌为何通过炎梦卿传话提醒他,小心炎子幽的原因。

理念南辕北辙,注定的大碰撞。

时间过去足足半个小时后,炎东煌才开口打断所有人的思绪。

“五位,可以说一说们的想法了。”

张扬经过仔细的观察,知道的确有不少圣人是与炎子幽一样的态度;有部分圣人则是盲目的尊崇赤皇炎神通,要等待他发话;还有圣人则是直皱眉,态度犹豫。

这次的对话,影响的主要是这些圣人。

这局面,只能说很烂。

张扬也不得不承认,赤炎皇朝正在走向与他偏离的道路。

难道真的要西漠部为敌吗?

不!

他要争取,哪怕是一个圣人也要争取。

他要借此场合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还要对永夜天真实嘴脸的认知。

“我先来。”

第一个跳出来的是金志龙,他说道:“我只有一句话,八个字。”

他虎视所有人后,才说道:“与天为敌,自寻死路!”